当前位置:118kj开奖现场 > 科学建设 >
引水渠里游泳公园湖上撞船孩子这么玩水有点悬

   夏日炎炎,酷暑难当,在水边找一隅清凉成了不少京城市民的选择,这其中自然少不了孩子们的身影。

   记者调查发现,无论是公园泛舟,还是河畔戏水,许多市民安全意识不足,在引水渠玩水、在执法人员眼前野泳、放任孩子自己划船的现象屡见不鲜,而危险也悄悄伴随在孩子们左右。

   扒开铁丝网引水渠戏水“你俩别往下游了,往上走走!”坐在河堤上,老马高声呼喊着水里嬉戏着的双胞胎小孙子,让他俩注意安全。 这是刘娘府附近的一段永定河引水渠。 艳阳高照,水中清凉。

   但就在不远处,水务部门用醒目标语和告示牌提示着——“水深危险,注意安全,为了您的生命财产安全,请不要下河戏水、游泳、捕鱼、溜冰。

   ”永定河引水渠始建于1956年,它和稍晚些时候建成的京密引水渠一样,当年都承担着往北京城供水的重任。 老马对此还记忆犹新,说这引水渠的水能流经玉渊潭八一湖,最后汇入通惠河。

   后来,随着永定河水量减少,引水渠也只能断断续续有水。

   2019年,永定河开始从黄河补水,引水渠在有了新水源的同时,也进行了60多年来的首次景观提升。

   如今,走在永定河引水渠边,绿荫之下既有转角公园、又有健身步道,步道与河堤用铁丝网隔开,严禁下水。

   可是靠近刘娘府北街桥下的铁丝网,已经被扒开,老马带着小孙子就是从扒开的铁丝网进入河道。 桥下的水不深,目测不到半米,但是水流较急,加之桥墩形成的小漩涡,让这两个8岁的男孩总是站不稳滑倒。 老马在河堤上坐着,不停地提醒:“别再往下游了!”此处往下游约20米,是一处“跌水”——大概5米高的小瀑布。

   “跌水”往下,水就深了,老马自己都承认:“那边有点危险,水深超过1米5了。

   ”在引水渠里戏水的孩子不止老马的这一对小孙子。 其他孩子有的看起来是中学生,有些还是幼儿园年纪,还有些甚至没有家长陪伴。 孩子们在水里嬉戏打闹,不时清理着缠脚的水草,经常会因为脚滑而摔倒。

   “哎哎哎,好滑啊,哈哈哈,好危险。

   ”水中的孩子没有意识到危险,岸上的家长也多是口头提醒。 询问附近的居民,得知入夏以来,这里经常聚集着戏水的孩童。 在互联网上,甚至有网友发布视频,推荐这里为戏水乐园。

   然而据此前的新闻报道,2008年7月,永定河引水渠刘娘府段,10天内便有4名儿童不幸溺亡。

   保安高声劝难拦水中嬉从刘娘府再往上游溯源,到永定河阜石路大桥下,属于门城湖公园的范围。

   这里是永定河主河道,和引水渠相比,主河道水面更宽、更深,戏水野泳的孩子也更多。

   从岸边的绿地往水边走,很远就能听到孩子们戏水的声音。 几十个孩子把这片水域当成了泳池,会水的不停拍打着水面,不会水的借助游泳圈奋力划水。

   “噗通噗通!”不时有光着膀子的小男孩从岸上往水里跳。

   玩得正开心,突然有公园保安开着巡逻车过来,拿着扩音喇叭劝阻:“游客朋友们,不要下水,注意安全!”保安很卖力,可无论是家长还是孩子都无动于衷,继续欢快戏水。 自感无力的保安,开始呼叫支援。 大约10分钟过后,专业的水务执法团队到场。 在这些执法人员的共同努力下,水里的孩子们终于都上了岸。 其实在岸边,严禁下水的警示牌和标语随处可见。

   自今年4月22日启动的永定河生态补水,一直持续到11月1日,在此期间,都应远离河道。 集体执法带来的好景不长,当水务执法团队退场后,保安再次陷入独木难支的境地,孩子们又欢脱着下了水。

   “河道深浅根本摸不准的,我们公园天天安排人来。 ”保安无奈说道:“但是没用啊,我不叫救兵根本没人听我的。

   ”他告诉岸上的家长,这块水域看起来水很浅,有的地方刚到孩子大腿,但有的地方却超过两米深。

   “春天那次放水的时候,这里水位很快就涨起来了,现在我们站的地方,都淹了,一直到身后那边。

   ”保安往后指着,河堤上有漫水的痕迹。 但是,大多数家长都无动于衷,表示:“看着呢,没事。 ”临近傍晚,保安继续拿着扩音器苦口婆心规劝:“太阳快落山了啊,天也凉了,早点儿上来吧。 饿不饿?回家吃饭去吧。 ”有些孩子开始跟家长一起收拾衣服准备回家。

   随着时间的推移,保安从水边回到了岸上的巡逻车上,没有停止劝阻野泳的行为,只听他越来越乏力地说着:“我这人还没走呢,你们别下水了啊。

   ”顾头不顾腚泛舟频撞船下午3点,正是烈日当头的时段,陶然亭公园的湖面上,却能感受到一丝清凉。 靠近湖南岸的游船码头附近,时不时就传来一阵惊呼,那是游船上孩子们的叫声。

   循着声音望去,离南岸不远的湖面上,漂着四五个动物造型的电动喷水装置。 十几艘卡通游船围着喷水装置,船上的孩子人手一把电动手枪,只要手枪打中接收器,喷水装置就会响起音乐,喷起数米高的水柱。

   "biu!biu!biu!"举着把蓝色手枪,小桐兴奋地“配着音”。

   随着几声“枪响”,喷水装置被击中,一道水柱喷上了天。

   小桐赶紧转动手边的方向盘,驾船向着水柱落下的方向驶去,享受一场短暂的人工降雨。

   距离小桐五六米处,另一艘游船也在向着水柱的方向行进,两艘船来不及腾挪,忽然撞在一起,引来了又一阵惊呼。 经历了一场小事故,小桐却显得更加兴奋,急切地奔向下一处喷水装置,而在他身后,小桐的爸爸一直玩着手机,连头也没抬。

   由于几个喷水装置较为集中,游船的行驶也不如行车那么自如,船与船的碰撞时不时发生。 稍加观察就能发现,游船经常发生碰撞的另一个原因——集中在喷水装置周围的游船中,近八成都是孩子在驾驶。 又要瞄准开枪,还要驾船追“雨”,显然超出了孩子的能力。 “你看看那小孩顶多3岁吧,就让他开船,这家长心挺大。

   ”指着湖面上的游船,老刘发出几声感叹,经常来此遛弯,湖面上的场景他已经习以为常。 “别说两条船撞一起,三四条撞一块儿都常见。

   ”远离喷水装置的北部湖面,游船碰撞的情况少了很多,但由孩子开船的情况仍屡见不鲜。

   一名刚刚上岸的游客坦言,自己本不想让孩子驾驶,但第一次划船孩子很兴奋,自己觉得船速不快,就满足了孩子的要求。

   “上船前工作人员也没说不能让孩子开,我一直在旁边看着,应该挺安全。

   ”拥有“太液秋波”美景的北海公园,同样开放了游船。

   由孩子驾驶游船的现象也存在,同时记者还发现,为了与水来一次亲密接触,不少孩子都会将身体探出船体,试图用手划水。 “你别够了,一会儿掉下去了。 ”一艘电动船靠近庆霄楼的岸边,一名看着七八岁的孩子,想伸手够岸边的石头,被家长大声喝止。 就在大约二十米的远处,一艘游船的驾驶者是个孩子,同船另一个孩子则站在船头伸出身体。

   陶然亭公园码头处的工作人员坦言,上船的游客原则上应该穿救生衣,由成年人驾驶游船,在游船上也贴有不能探出身体的文字要求,但在实际管理上有难度。 “有时候我们也说,但人家开出去后,不太好管。 ”同时工作人员也表示,游船速度较慢,安全有保证,普通的碰撞不会导致翻船。 如遇有不利于游船安全的天气,如大风、大雨等,公园会停开游船码头,保证安全。 (记者孙毅吴楠文并摄)(责编:袁菡苓、高红霞)。

( 发布日期:2020-07-22 16:28 )